佳期一光年

手账无能者,拼贴也不好看。
日常练字,字有点难看,请见谅。
是泰戈尔的《吉檀迦利》的第23首诗。
风狂雨骤的夜里,你仍要出门赴幽会吗?我的朋友。夜空在绝望地哭泣。
我的眼里没有一丝睡意。一次次开门,瞩望漆黑的户外,我的朋友!
我看不清任何景物,猜度着哪儿是你行走的路。
河面墨黑,是从混沌的岸边,是从远处阴郁的树林边,沿着幽暗弯曲的路径,你走到我这里吗?我的朋友。
简直可以脑补断电的夜里轻微夜盲症的大勋花绝望地看着敬亭山离开,然后忽然听见钥匙响动,山又回来花欣喜若狂的表情了。

白开水

高中寄宿学校
白&魏无差
设定:魏大勋, 白敬亭, 井柏然 理科
          熊梓淇, 鬼鬼 文科
          王嘉尔 体育生 文科
魏大勋, 井柏然, 熊梓淇, 王嘉尔文理科混寝设定
一发完
大家凑合看,窗台是我高中时候的事情啦,当时有好多人都拿这个说悄悄话。现在浙江也不分高考文理科了。

魏大勋喜欢白敬亭。
这对他而言是一个秘密,但是全班都看出来了,包括白敬亭本人。
魏大勋的喜欢是笨拙的,明明喜欢他,晚自习的时候却非要坐在白敬亭前面两个位置。因为他担心要是坐在白敬亭前面就会忍不住转过头和他说话。
傻孩子,你不觉得坐在前面还隔空看着后桌的后桌很奇怪吗?
夹在两人中间的井柏然简直想要以头抢地,你不要再转过来问我要东西的时候,再用你那游移的小眼神看我肩膀后面了。你能不能展现一点我们东北男人的硬气,直接问他啊!再不行,你和我换个位子,你这样做,我很难继续思考卷子上的排列组合啊?
井柏然暗自下定决心,明天晚自习自己要离开自己的位子,坐到别的地方去,远离魏大勋这个大怂货!
第三节自修课的时候,白敬亭撩开了窗帘,在窗台上写作业。
井柏然松了一口气,总算能消停一会儿了吧?小白这一看就是被这个视线整烦了,躲到窗帘里寻个清净。他在肚子里搜刮了一下安慰大勋的话,他是真的不忍心看到大勋沮丧的样子。
但是魏大勋居然大大咧咧地撩开了窗帘,把自己藏在窗帘里,对着白敬亭悄悄说:“白,你干嘛呢?”
白敬亭没说话,井柏然心想:这当然是躲你啦!哎呦,我这耳朵太灵敏了也是不好啊,真是不忍心听到大勋被小白怼。小白可能是看在大家都是183组合的份上(看在我的面子上)没有挤兑大勋。心里这么想着,身体却很诚实地凑近了窗帘一些。
然后大勋掏出了他写了很久都没有勇气递出去的情书,井柏然只听见小白翻动信纸的声音,余下一阵沉默。
啊,沉默真的是让人煎熬,连他这个旁观者都觉得时间过得慢极了。
魏大勋忽然捂着脸窗帘里退了出来。
吓得井柏然退回来的姿势都没做好,只好佯装自己橡皮掉了,正在找橡皮。
白敬亭依旧在窗帘里写作业。井柏然觉得自己都能听见他拿草稿纸演算的刷刷声。但是,魏大勋无声地抽泣占据了他的全部注意力。这肩膀一耸一耸的,把脸埋在肩肘里,可不定怎么伤心呢。
井柏然的怜爱之心顿起,虽然他就比大勋只大了几天,但是碰上这样“心里住着小女孩”的弟弟,他也是又气又笑。都是自己的弟弟,只能宠着呗!碍于上课,他没有上前安慰大勋。他准备下课休息的时候,去小卖部给大勋买一瓶气泡水,安慰安慰他受伤的小情绪。他思前想后,连买哪瓶气泡水都想好了,却发现大勋又钻进窗帘里了。难道还不死心?勋呐~,你可长点心吧!无声的拒绝懂不懂?井柏然已经开始盘算把气泡水换成咖啡了,今天寝室卧谈会是非开不可了。不能让他一个人听魏大勋的嘤嘤哭泣,王嘉尔和熊梓淇都得听!不能因为他们俩不在一个班就不听!
又过了五分钟,魏大勋就跟恶作剧似的,钻进窗帘,又钻出的。
这是绝对是在报复小白,不让他写作业啊!不知道今天的数学最后一道大题还能不能借鉴了?井柏然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觉得大勋这波操作虽然过分了点,但是,都拒绝人家了,还不能让人打击报复一下啊?还是幼稚版的打击报复。
可是,小白一直没有反应,他甚至听到小白的一声轻笑。
啊咧?因为没有办法回应这段感情而感到愧疚,所以一直纵容大勋的捣乱吗?
井柏然被俩人的行为搞得有点懵,直到晚自修结束,他回到寝室,洗漱完毕,都没看见大勋。这时王嘉尔抱着篮球回来了,在灌了一杯绿茶之后,井柏然问他:“熊熊呢?”
“哦,这个长zhang舌妇男的人,听鬼鬼说大勋和小白在一起了,就控几不住几几,跑去找鬼鬼问八卦了。”王嘉尔一口气说了这么久,很得意地说:“我是不使用了一个很好的俗语?”
“是长chang舌妇啦!”井柏然纠正王嘉尔的发音。“但是,大勋不是被拒绝了吗?”
“怎么可能?”王嘉尔说,“哥笑得可开心了,我回来的路上还看见他们在轧马路!”
“嗯?可是大勋还因为小白拒绝他哭了一阵呢!”井柏然反驳。
“可是他笑起来也是一抽一抽的,你忘啦?”熊梓淇跨进来,对着井柏然说,“想不想知道俩人的窗台干什么了?”
“你怎么可能知道啊?窗台离我是最近的好吗?”井柏然不服气。
“哥,你忘记你们教室对过去隔着一个楼道就是我们班吗?”王嘉尔说。
“鬼鬼啊,上课不好好写作业,就知道在窗口东张西望,但是她今天是搞到大八卦了。她看到这俩人的interact了!”熊梓淇说。
“先是大勋对着小白傻笑,然后小白回给他一个微笑。然后,大勋掏出了一堆纸,”
“是情书啦!”王嘉尔插话道。
“知道知道,这不是鬼鬼的原话嘛?”熊梓淇继续说,“然后小白边看边笑,最后对大勋点了点头。”
“啊!你还记得吗?那个时候,我们那还说哥最后那句话写得太普通了呢!”
井柏然想:普通这个词不好,明明是平淡的白开水好吗?即使用了排比句,也还是显示出魏大勋的语文水准不高的样子。
“如果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就点点头好吗?希望以后的每一天里,我们一起学习,一起进步,一起长大,一起变老,一起跨入虚无……希望以后的每一天都有你和我一起,直到永远永远……”

可是,人人都要喝白开水啊,平淡才是生活的真谛。平凡得有些可爱的长崎大勋和冷淡的有些出尘的冰山敬亭,加在一起,应该就是平淡的白开水,可以在以后普普通通的日子里开出幸福的花朵。

【无关风月】铁血手腕军官白/实业救国儒商魏

无差

浙江高考语文作文题

人物设定:白32岁,魏36岁。

时间设定:1926年10月北伐战争,国民革命军和孙传芳的军队在南昌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

https://shimo.im/docs/tLYm7XLzazcFtYYr

明侦博物馆奇妙夜

cp乱炖预警
主山花,微双北

夜又一次降临,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明侦博物馆的各色展览物就开始自由活动了。
鬼红帽晃晃自己的大红袍,跳下展览台,对着魏神灯说:“听说过几天会有新人要进来。”
“一眨眼明星大侦探第十季都要收官了。”何神秘感慨了一句。
“但是,我还是最美的!”魏公主骄傲地撩了下自己发黄的头发。
“要点脸吧!”撒矮人嘲讽他,“你有楼上的鸥小妹好看吗?”
“就是!”鬼红帽一蹦一跳地出现在魏公主的背后,“你的美,连源王子这么有事业心的男人都忍不了。”

“都吵吵什么呢?”魏猎人提着枪,牵着白骑士的手进来了。
“都和你们说了,不要动不动来串门。”撒矮人劝俩人,“又把甄farmer家的梯子搬来了。”
“咋啦?”魏猎人这火就上来了嘿,举起枪对着撒矮人,“我就任凭你们埋汰我妹子啊?”
“消消火,这不是白逍遥最近去做发型了吗?没人给撑腰嘛~”白骑士安抚魏猎人,把钱摁下了。
“他不是会飞,可以飞去鬼发廊的‘今日说髮’烫头啊?”鬼红帽强力推荐鬼发廊的理发店。
“虽然逍遥什么发色都好看,但是上次鬼发廊给他染了个绿色是什么意思哦?”魏公主跺了跺脚,气呼呼地说。
“时尚吧?”何神秘忍住笑意说。


TBC

我是一朵大勋花花花花

脑洞:六月一日的时候,大勋花做完活动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变成了一朵花,出现在白敬亭的鞋盒里。“W我D的X鞋”真的变成了“W魏D大X勋”~

白敬亭觉得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他刚刚在地下车库拍完魏大勋送他的鞋子,预备把鞋子放在盒子里。正琢磨着要不要等会儿来一顿火锅,就听见魏大勋那标志性的东北普通话从他面前的鞋盒里传出来:“哎呦!这是哪儿啊?”
魏大勋不是今天应该在珑骧旗舰店做活动吗?怎么会出现在他的鞋盒里?幻觉,绝对是幻觉!
他闭上眼睛,准备继续想吃哪一家火锅。
扑腾的声音越来越响,伴随着魏大勋的声效:“诶哟,这地方有个洞……”“嘿~我还就不信我出不去了!”“我再顶!”
魏大勋送他的鞋盒是装了一个定时发声的玩具狗吗?这个操作真是666!这个戏精!
“扑腾!”白敬亭明显感到面前的桌子震了一下,一睁眼,发现一朵大勋花,正傻不愣登地冲他笑,傻fufu的。
就像他在我侦里画的那朵花儿一样,但是多了一个吊环,看上去像是一个包包的挂坠。
他还真是把自己快递给他了啊!白敬亭想。
魏大勋看小白端详了他很久,久到他觉得自己的脸都可以烧起来了,他咽了咽唾沫,开口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下午我还在上海做活动……”
“我天!”白敬亭惊得跳了起来!“你……魏大勋?”
“对啊!对啊!”魏大勋拼命点头,但是他的花盘太大了,一点头,整个身子就往前倒。
白敬亭连忙伸出食指点在他的头上,止住了他向前倾倒的势头:“你真是大勋啊?”
“对啊!如假包换!就是哥哥我!”魏大勋把自己靠在鞋盒的一边,开始巴巴地抱怨,“我也不知道这么久变成这样啦!我就今天吃了点……茨菇汤。”
“一点吗?”白敬亭问。
“真的,只有一点……太香了,我就喝了一点,真的!”魏大勋开始有点急了,想拿自己的手指比个誓,结果叶片不给力,他只好用自己的叶子比了个心。
“算了,我也不是没采过花。”白敬亭眼神游移,但是却摸了摸魏大勋花盘的花瓣。
魏大勋的脸有些红了:“你以后,只能采我这朵美丽的大勋fa~!”
“知道了!”面前的男孩儿耳朵迅速变红了,半遮着视线,郑重地回答,“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啦~你说会不会我一喝茨菇就会变成花花出现在你身边,你一采花就会变成蘑菇出现在我身边!” 魏大勋把自己的叶片搭在鞋盒上凑到白敬亭的面前,大胆猜测,“上次你拍照片的时候,不是不小心采了一朵花,就变成蘑菇到我剧组里的房间了嘛~”
“都说了不是蘑菇!”白敬亭有些不悦地说。
“我知道!不就是中药嘛~”魏大勋不喘气地开始背百科,“山慈菇,兰科植物杜鹃兰、独蒜兰或云南独蒜兰的干燥假鳞茎。我知道你是杜鹃花那属的,别名还有金灯、朱姑、鹿蹄草、无义草等。夏、秋二季采挖……”
“你还真是中央戏精学院毕业的。”白敬亭看着他的嘴不停地开合,向他表衷心,有点想吻他。
“……山慈菇味甘、微辛,性凉。具有清热解毒,消痈散结等功效,常用于痈肿疔毒,瘰疬痰核,蛇虫咬伤,瘸瘕痞块。”魏大勋背完,摇头晃脑地看着白敬亭,等着他夸奖他。
“你知道吗?你有时候,真诱人~”白敬亭摸了摸他的花盘,“但我总不能对一朵花下手吧?”
“怎么就不能下手了?我们俩好歹都是兰花科的!家里人都会同意的!”魏大勋急了,“你不能因为你到了秋天会变成假鳞茎,就觉得自己是蘑菇,不是花了!”
“怎么还挂相了呢!” 白敬亭提溜起魏大勋花盘后面的皮质吊环,把他吊在空中,与他的视线齐平。“我是说,我不能对你下手,你现在这么小,我怎么对你下手啊?”
“诶诶诶……”魏大勋没注意他说的话,整朵花都因为恐高而“花枝乱颤”,“我恐高啊……小白,把我放下!”
白敬亭珍之重之地把这朵大勋花放在手心,轻轻地吻了吻他的脸颊:“我是说,我现在不会对你下手,不代表……”
“不代表什么?”这个傻子还不依不饶,非要人把话说得那么清楚。
“不代表以后不会。”白敬亭捧着他坐在了床上。
魏大勋有些害怕了,看见他送的鞋顾左右而言他:“WDX?我(送)的鞋?”
“不,WDX是魏大勋。”
诶,魏大勋,你是不是故意喝茨菇汤的?

不吃香菇是因为自己是香菇精的脑洞
查了一下正好有个“山慈菇”又有山,又有菇。但是它不是菇,是兰科植物杜鹃兰、独蒜兰或云南独蒜兰的干燥假鳞茎。我选择了杜鹃兰,好歹都是兰花。虽然六一过了有段日子了,那是脑洞不止,就写了。

For Love & Dream

【山花】白梦想&魏了爱
这是一个欧记者(在监狱里,bushi)采访魏了爱的故事
预警:幂月在这个故事里并不存在。

有人常常问魏了爱,作为缘分天空婚介所的首席红娘,他有没有失过手。
答案是有。
但是,他总是笑着回答:“总是要有一点容错率的,我的战绩目前是99%哦~”
那您一共撮合了多少对情侣呢?
数不清了,大概,有100对了吧……

欧记者: 我想那失手的一对儿应该也有故事吧?因为据缘分天空的公开消息说:您撮合的每一对都有了平凡而又有趣的故事。而且您还撮合了白rap和魏有钱!他们当时恋情公布的时候,好多女孩子都失恋了呢!我也是其中一个……

魏了爱: 他们的故事也是比较偶然的,赶巧NZND组合的白rap和鬼超红断了联系,和我说想要找个知冷知热的人。要知道以前白rap是追求带劲儿的feel的人呢,也不太可能定下心来开始一段稳定的婚姻。魏有钱呢……在经历了黑色郁金香事件之后,变得沉稳了许多,他的家族让他找个对象处一处。所以,我就约着让他们在一家私密性很好的咖啡馆见了面。接下来的故事,我想你可以在他们的微博和ins中找到端倪。

欧记者: 还有白保险和勋外卖,您不觉得他们俩这么惨,真的没必要再找一个比自己惨的人了吧?

魏了爱: 啊,他们的结合就非常魔幻了——也许你都不愿意相信——但他们就是天作之合! 白保险之前的确来我这儿是相亲+推销保单,而勋外卖是因为错把我的外卖送到白保险桌子而被相亲的。咳咳,我就是喜欢躲在另一张桌上好掌握客人满意度的红娘。没成想,唠着唠着,俩人居然一拍即合、鼓掌较好、合在……咳咳。虽然最后白保险没有碰上我介绍的魏保安,但是结局还是十分美丽的。

欧记者: 那么魏保安和白保险是不是就是您失手的那对呢?

魏了爱: 不,魏保安最后还是和他原本就熟识的白小爷在一起了。但是,里面也是有我的一份力在里面,所以他们给我送了一面锦旗。喏,就是那面……

欧记者: 啊,月老转世,我想这是对红娘最大的褒奖。但是,魏先生。其实,我还是有点小小的疑惑,希望您可以解答。(在魏了爱颔首之后)据我了解到,您的99对情侣中,有不少情侣长得非常相似呢!比如rap和有钱就和保险和外卖长得非常相像。可以透露一下原因吗?

魏了爱: 我想大概是因为相爱的人长得都一样幸福吧?

我想大概是因为魏想爱的人都像白吧?

————————————
最后欧记者还是在她为魏了爱写的纪传体小说《For Love & Dream》中写出了魏了爱失手的那对的原因。

魏了爱: 是你给她我的电话的?怪不得你说我这么传奇的红娘要是有人写篇传记就好了……

白梦想:  人儿都找到我的工作室里了,这是人家的梦想!怎么可以不帮她实现,更何况,现在不是更多人到你们婚介所注册会员了嘛……

魏了爱: 还说呢!怨你! 现在我失败的原因被写出来了,丢脸啊!第一次牵线搭桥,居然和自己的雇主在一起了……

白梦想: 我没有! 我和你什么关系,我能骗你吗? 唉~可能是她看了我放在办公室里你的照片。

魏了爱: 我不是让你藏好吗?这种照片,我当时就不该答应拍!

白梦想: 害什么臊哇~媳妇儿……

——————————————————
激情码字。
背景大概就是魏了爱在自己的职业生涯第一次就碰见了白梦想,然后自己的第一次红娘牵线就失败了,因为他自己和白梦想在一起了。这是唯一失败但又成功的相亲。毕竟人家姑娘没找到真爱啊~
之后就一直致力于撮合魏姓男子和白姓男子的结合,哈哈哈。

我有一个脑洞:
陆之昂在监狱里碰见了勋外卖,然后俩人互动频繁……
哦,这大概是狱霸的故事吧?
等有空了再说?

【山花】青春的尾巴(二)

家教白X皮皮勋
乐哥,day总,熊梓淇日常出没。
大勋花和熊熊是大四物理学院的。黄磊老师和何老师是他们的论文指导老师。
day总是艺术学院的,也是大四。
乐哥是大勋的远方表哥,在英文学院当辅导员,非常喜爱小白。小白是英文学院大一新生。
看一请点头像。
可能是坑,慎入,白魏吧?虽然我吃无差的。切勿上升真人啊,让我们圈地自萌。虽然我也是新人啦~但已经是个老阿姨了。

白敬亭觉得这份差事可以减轻他因为在迎新晚会上弹奏钢琴而惨遭围观的势头。
这样他还有个清净净的地方可去,他现在在图书馆都不能安安静静发呆了,总是能听到隔壁桌的人窃窃私语。
虽然对自己的样貌是挺自信的,但是从来遇到过这么大方的欣赏。有点吃不消啊~
所以当他们这一届辅导员乐哥打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辅导一个大四的学长过大学四级的时候,他立刻就答应了。
毕竟在自家寝室也总是会有女孩子来找室友张伟和小井聊天,顺道看看他。
嗯,他寻思着过了俩月,这热乎劲应该过去了,没成想,在运动会上,他的表现似乎又火上浇油了。还给他整了个外号"泪痣白"
这时候,真不知道该说啥了。

魏大勋得到消息是一个大一的男孩子教自己英语的时候还有些疑惑:这个男生怎么长得这么白啊?一看就不像是在汗水和冲撞中运动的青春少年。有些揶揄地想:乐哥果然还是没能在英文学院找到球技不错的男孩子啊~

但是,八卦小能手熊梓淇说白敬亭是新晋校草,又会弹钢琴又会打篮球,连一天的学弟都对他刮目相看。
于是在咖啡厅碰面的时候,魏大勋虽然被白敬亭眼角的泪痣晃得有些些失神,他还是调整好心态握了握手:"白敬亭,对吧?哥哥我是物院大四的魏大勋。你的名字我知道……"
白敬亭差点以为他要说自己就是"泪痣白了"。
结果魏大勋说:"相看两不厌,符号看象限嘛~嗯?好像不太对。总之,咳咳,我还是知道你名字的典故的。"
他的梨涡深深地,笑眼因为有些窘迫而弯弯的,摸着自己毛茸茸的脑袋的样子真的有点像隔壁陆之昂家里的那只宙斯呃~
有点可爱。
魏大勋看他没反应,又熟络地推着咖啡店的菜单:"小白啊,你看这家店的甜品可好吃了。鬼鬼和欧姐就特别喜欢吃,还和我推荐来着。让我想想,应该是芒果班戟,对对对,哥哥,给你要俩好不好?"
"魏学长,我一杯苏打水就好了。"白敬亭说,芒果班戟什么的,一点都不Man啊?一个一米八的汉子怎么就这么轻车熟路地推荐甜品呢?
"哦哦哦,也是。你是男孩子嘛~但是我真的推荐!可好吃了!"魏大勋愣了愣神,然后又热情地推荐。
"要是觉得过意不去,就每周上完课,请我吃一顿火锅。"白敬亭脱口而出。
"诶?好,好,好啊!"魏大勋磕巴了一下,重重点头答应,"那我们去哪里上课啊?"
"你们寝室。我的寝室太吵了。"白敬亭说完,心里对小井和张伟说了句sorry,实在是想图个清净啊,还有什么比难得来上一次课,忙于实习的大四学长的寝室更空,更清净的呢?没有了,应该是没有了。
魏大勋理解地点头:"我的室友胡一天以前也是校草啦~比较受欢迎的那种,理解理解。"说完还拍了拍白敬亭的肩膀。
白敬亭僵了一下,又装作很淡定地说:"那我们这周六开始吧?你回头先做一张卷子发给我看看。"就非常酷盖地起身离开了。
魏大勋叹了口气,然后满口答应,沉浸在又交了一个新朋友,以及自己的英语有救了的希望之中。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我好像没有他的微信啊?"

白敬亭回到寝室的时候还有些懊恼,怎么就脱口而出,吃火锅了呢?
大概是这个学长湿漉漉的眼神让人忍不住不辜负吧?
"叮"
"大勋花"添加您为好友,上面写着备注:小白啊,我是魏大勋哥哥啊,按照你的电话来找微信号了,应该没错吧?
白敬亭按了接受,仿佛可以想象到对方憨憨地微笑的样子。
这个人大概没什么心眼吧?看上去是很容易就心思外露的人,嗯,就是容易挂相。
他起了坏心思,装作严厉地对他说:"单词一天背一页。我会随机抽查的。"
"叮"对方发来一个语音,白敬亭点开来听。
"比例五米,比例五米。"天,这东北口音和令人智熄的发音。他该庆幸还好他要过得不是大学英语四级口语吗?

【山花】青春的尾巴

家教白X皮皮勋
乐哥,day总,熊梓淇日常出没。
大勋花和熊熊是大四物理学院的。黄磊老师和何老师是他们的论文指导老师。
day总是艺术学院的,学画画的,也是大四。
乐哥是大勋的远房表哥,在英文学院当辅导员,非常喜爱小白。
小白是英文学院大一新生。
请不要上升真人,可能是坑,慎入。
目前定的是白魏,但是老实说,我是吃无差的,他们俩就百搭啊。

"大勋花,你的英语真是没救了,啧啧啧,瞧瞧,瞧瞧……"熊梓淇帮魏大勋看英语四级成绩,"425就及格了啊!你考200!"
魏大勋这个时候正忙着做毕业论文的开题报告:"别急,别急,还有最后一次。"
"我总算是明白为什么以前我一直系学长他花了240块钱,但是一直没过大学四级了。"胡一天抱着篮球笑眯眯地说。
"为什么?"熊梓淇问。
"因为总以为还有下一次。结果考了8次。一次没过。"胡一天把球传给熊梓淇,"打篮球去吗?"
"大勋,我看你还是上点心吧?不然你都毕不了业了。"熊梓淇接过篮球,准备和胡一天勾肩搭背地离开了。
"诶?我这不是先把报告写好了再说嘛!黄老师催着要啊。"魏大勋坐在位子上噼里啪啦打字。
"何老师就没急着要。"熊梓淇说,"黄老师是不是特别严格啊?"
"对啊,我都有点后悔当时选了黄老师做导师。"魏大勋哭唧唧地说。
"但是严师出高徒嘛~"熊梓淇拍拍他的肩膀。
"我看是他的指导老师知道他的秉性,让他早做打算。"胡一天小声对熊梓淇说。熊梓淇点头认同,大勋真的是拖延症患者,还是晚期的那种。
"一天,一天,你不是六级都过了吗?救我!"魏大勋忽然想到。
"呃,我觉得我似乎教不了你。"胡一天悄悄后退,"毕竟我不是专业的。"
"梓淇,梓淇,救我!"魏大勋抱住熊梓淇的手。
"我觉得我的水平还教不了你,我自己当年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要是英语也能用公式推导就好了。"熊梓淇望天。
"那我该怎么办啊?"魏大勋瘫在椅子上长叹。
"要不你问问你哥?他好歹也是英文学院的辅导员。推荐个学生来教教你,还不是小菜一碟?"胡一天推推沮丧的大勋花。
这个时候蔫了吧唧的,真的好像被暴晒了一天的长崎大勋。胡一天和熊梓淇交流了一下眼神。
"能管用吗?"大勋嘟囔着。
"试试嘛~"熊梓淇怂恿他。
"总比最后只得了一张肄业证好吧?"胡一天说,"学校在这个方面查得可严了。"
"好吧。死马当作活马医。"魏大勋麻利地拿出手机拨给余文乐。

"喂?我大勋啊~哥,哥,最近还好吧?嗯,我也挺好哒~"也不知道电话的那头说了什么,眼瞅着魏大勋就眉飞色舞起来。
寒暄了一番,魏大勋切入正题:"哥,我四级又没过。"
"大勋啊……"余文乐摸了摸自己的眉头,大勋这孩子啥都好,就是这英语成绩不咋样。都为他遮掩多少回了,他的老脸啊,每次见到英文学院的老师都挂不住。
电话那头还是魏大勋央求的声音:"哥,哥,哥,你帮我在你们学院找一个厉害点的人,教教我吧?哥,哥,哥……在听吗?"
余文乐被他的央求搞得有些无奈,只好说:"成成成,给你找一个。你下一次可一定要过了啊!听见没?再不过,我真的要上你们宿舍逮你去!"
魏大勋这时自然是千恩万谢:"哥,我就知道你最好啦!哥,能请一个男孩子吗?有点共同语言,最好是爱打篮球那种……"
余文乐的声音咆哮:"魏大勋!给你找就不错了,别得寸进尺!"
"哥,哥,哥,我错了,对不起,那女的也成,我知道你们英文学院男孩子少,找个会打篮球的男孩子不容易……"
气得余文乐一怒之下挂了魏大勋的电话,英文学院的男篮队就没拿过八强,因为合适的人太少了。
但是,今年倒是进了一个还不错的小孩,可以培养一下,说不定有机会拿个八强?
余文乐想了想,拨通了英语一班的班长电话,问她要了他们班唯一的一个男孩子白敬亭的电话。

韦斯莱笑话商店的老板娘之24章–选课表

假期很快就过去了,他们二年级生在复活节回来的晚上发了关于三年级的选课表,西尔维娅坐在格兰芬多休息室的角落里对着选课表发呆。
她对古代魔文非常感兴趣,要知道之前她为此已经做了不少研究和预习,听佩内洛说这门课的芭布玲教授喜欢布置很多艰深的作业。诶,双胞胎一定不会喜欢这门课的,但是,搞发明还是得用上如尼文的,那就她学好了。勾上!
事实上最好划水的课程是保护神奇生物和占卜。保护神奇生物可以看到许多有意思的东西,乔治特别期待,那就选吧。但说实在的,教授占卜的特里劳妮教授出身于预言世家,应该还是有可信度的,就是有点疯疯癫癫的,不过,占卜怎么看都是一门玄学,一个太有条理、循规蹈矩的人并不能从一堆茶叶渣中看出什么来。选吧,毕竟好赚学分。算数占卜简直就是灾难,西尔维娅听很多把选修课都勾上的学霸学姐抱怨过,维克多教授布置的作业不艰深,但是琐碎到让人心碎,可以说是堪比麻瓜界的微积分。所以,西尔维娅决定放弃这一本科目。
至于麻瓜研究,西尔维娅思考了一下,还是放弃了,虽然她是巫师家庭出身的,这么说也在麻瓜界的小村子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家用电器什么的,用得应该还是挺溜的。
乔治看她皱着眉头打钩,凑进来一看,笑眯眯地说:“你和我想得一样呢!”然后,拿出自己的选课表,飞快地在古代魔文课后面的框里打勾。弗雷德单挑眉,也拿出选课表,深情地对着李说:“你和我想的一样呢!”李大笑,嘘了一声,似乎受不了弗雷德的肉麻,拍了拍乔治的肩膀:“但愿你能拿A,兄弟!”
西尔维娅叹了口气,对乔治说:“你都不会掩饰一下吗?”
乔治耍赖:“反正掩饰了,你也清楚我本意是不想选它的。”
“Got it, It’s for me!(知道了,为了我么!)”,西尔维娅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
乔治装模作样地无辜脸:“诶呀,就是想和你一起上课,你们拉文克劳很难得和格兰芬多一起上课的。”
“知道了!但是古代魔文是很麻烦的,学校只要求两门选修就够了,你要是选了,但是到时候挂了,莫莉会弄死你的。”西尔维娅把他的脸横向拉长,耐心地建议。
“说的也是,但是,我想和你多呆一段时间。哪怕是在课上呢!”乔治凝视着她。
西尔维娅恶狠狠地说:“好啦,到时候你要和我坐在第三排。”
“为什么?”乔治问。
“第三排,才是老师光顾的重点,你没发现,上课的时候,除了老师关注的钉子户,一般都叫第三排吗?”西尔维娅说。
“那我就只能认真听课了,和你一起。”乔治回答,作势吻向了她。
“诶,说好了啊!”乔治含着她的嘴唇,她的话都被吞在了口腔。乔治是温暖的,带着一点点坏,他总是喜欢吸她的舌头。说起来,他的吻技从一开始两个人接吻牙齿碰牙齿,到现在的深吻,大概只过了一周。果然应了那句话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或者说,每个男孩子都可以无师自通这一套东西。
弗雷德在座位上扭来扭去,安吉丽娜忍不住踹了踹他的凳子:“弗雷德!拜托,别晃啦!”
弗雷德振振有词:“我这不是努力让自己变得可爱吗?然后,就会有人吻我!”
安吉丽娜抄起自己的《二十世纪魔法史》就砸向他的背:“人家是情侣!你是单身狗,要什么可爱,会有人那舌头狂甩你吗?啊?”
弗雷德一边躲着安吉丽娜的攻击,一边大叫:“安吉丽娜!你这个恶婆娘!凶死啦!快来找人收了你!”
老实说,两个人的恋情没过一周就被发现了,因为那次意外的初吻:周四的时候,乔治送西尔维娅回拉文克劳塔楼,他要求吻别,然后,西尔维娅就迎了上去,想要吻他的脸颊,他非要突然转头,好让她吻到他的嘴,结果,她吃了一惊用力过猛,磕到了他的下嘴唇,他的嘴唇居然出血了!西尔维娅吓了一跳,乔治却更加用力地吻了上去,于是裂开的口子似乎更加明显了。Anyway,她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总之,乔治挂着他受伤的嘴唇回到了寝室。李·乔丹在乔治洗漱的时候发现了他的嘴唇受伤了,然后,大声嚷嚷着自己赢了。于是,整个格兰芬多都知道了。然后,整个霍格沃茨都知道了。
查理歪在沙发上看他们笑闹,感慨:这大概就是青春啊!他想着想着就悲从中来:宝宝至今没有女朋友!简直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伍德凑了过来:“嘿!查理!珀西要我把这封信转交给你。”
查理打开信封,不禁咋舌:我的天!是莫莉!而且写了这么多!
他一目十行地看了下去,面色越来越青:莫莉写了一封足足两页的谴责信,大意是你才上二年级的弟弟都找到了女友,而你快毕业了,连个像样的对象都没有,你还起到了关键的作用,然后就是对他找个女友的殷殷期盼。
他努力揉了揉自己的脸:这日子没法过了啊!他就不该抢了珀西上个礼拜每周汇报的工作,向莫莉汇报了她有一个儿媳了!还顺道邀了下功,说自己在乔治追求西尔维娅的道路上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报应来了!他颤抖着双手,回到了寝室,掏出纸笔给自己的大哥比尔写了封关切信,相信他也收到了莫莉的碎碎念。
三天后,他收到了来自比尔的信,大意是谴责他推动了乔治恋爱进程,导致他受到了妈妈强大的炮火攻击,是的,莫莉给他寄了一封吼叫信,谢天谢地,是寄到他的寓所的。

这个故事女主是原创的,就是西尔维娅·史蒂芬森,她是个拉文克劳,男主角就是乔治·韦斯莱。前面一点的故事在晋江,我懒得搬了,要看可以去晋江搜《韦斯莱笑话商店的老板娘》,顺道求一波收藏。
无良作者考研结束后,发现自己之前写的关于选课表的小故事,居然还和考研英语一,有点关系。不由得想要蹭一波热度。PS:英语一的大作文主要是写面对选课表,你是选简单好过的,还是有难度可以学到新知识的。